The Funfair of Lady MillaLya

一个低产的业余说书人。

-About myself-

玫夜/MillaLya
经济学生
其他更多请戳「About」

错位之歌

我是在我男友的葬礼上第一次见到他的。

那时我还是个刚刚上大学的小姑娘,每周末拖着室友一起坐地铁到市中心的“粉色闪电”酒吧,装模作样地点一杯无酒精鸡尾酒,混在其他杂七杂八的男男女女之间等着交互体验乐队“Black & Yellow”的演出,除此之外节衣缩食准备攒钱去来年三月的音乐节。

我还记得乐队主唱黑色的蓬蓬头和荧光黄的耳环,以及随着小提琴声在酒吧的灯光下飞舞的宝石碎片,落到地上如颜料一般溅开。

当时的我完全不理解,父亲所在的杂志社的社长为什么希望我能出席他儿子的葬礼。

我最后终于意识到是为什么时,已经是很久以后了。


三月份的时候我如愿去了那一直期待的音乐节。...

阅览室里的女巫

你们见过女巫吗?女巫。对,故事里骑在扫把上带着黑色尖顶帽子飞来飞去的女巫。

我见过哦。


那年我还在上小学。跟好多家长总是忙着加班和出差所以被扔给亲戚照看的孩子不一样的是,我的舅舅在图书馆工作。

“哎呀,反正图书馆里很安全你就自己找个地方随便看看书写写作业呗……有事来找我,听话哈。”放假的第一天他这么对我说,然后就抛下我回去忙着给他那一堆又一堆的书分类了。

没有大人看着的话,图书馆对我来说简直是天堂。早就过了在儿童阅览室坐在彩色的凳子上看童话和绘本的年纪的我,更喜欢混到书库里面,从一个书架走到另一个书架,一边读着那些字体各异的书名,一边用指尖划过那些铜版纸的,覆了膜的,或...

May Tries To Be June

BGM&点子来源:May Tries To Be June - Eimog

大概不是什么新奇的梗……因为名字让我想起了Neil Gaiman的October In The Chair所以想要写一篇风格类似的故事。

这么说来我其实倒是很喜欢这位的短篇风格呢。

我觉得搞懂真正的故事可能有点难度,所以在最后的最后放了一段解释,请大家看完全文再阅读。

——————————————

我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看着阴沉的灰白色天空,橡树的叶子落得一干二净,只剩下在惨白的冬日阳光下撕破天幕的黑色枝桠,以及点缀其间的一团团鸟窝。

大概是喜鹊窝吧。

话说回来,虽然这个冬天远没有期待之中的那么冷,...